公告版位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
地址:台北市青島東路 7 號 4 樓
電話:02-2392 4243
(本館距捷運南港線善導寺站步行5分鐘)

目前日期文章:2011042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一週電影事件簿(2011.04.15~2011.04.21)


文/ 本館 整理


4月15日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愛,理想與淚光:文學電影與土地的故事》(上)(下) (李志薔等著,2010)

當你用腳親炙我們的土地與風景,當你用心貼近台灣的文學與電影,仔細聆聽,

台灣靈魂所發出的自然之聲,你將會發現:這塊土地充滿了愛、理想與淚光。

文學是透過文字的藝術,感應時代風潮,反映社會現實生活,表現人們的思想和感情;電影則是以影像美學,極視聽之娛,呈顯各種交織的生命光影,揭露人們的慾望和想像。而文學與電影的夢幻結合,時而水乳交融,時而相互輝映。萌發於二○年代以後的台灣新文學與電影,歷經不同的歷史階段,感應不同的時代變化,都曾經產生過不少成就斐然、令人繾綣難忘的傑作。

此次由行政院文建會策劃主辦,國立台灣文學館出版發行,交由遠景出版公司所負責編輯製作的「文學.電影.地景」編篡出版計畫,經過多位電影人、文學人的討論與票決,揀選了三十部「文學電影」,延攬專人執筆,分別從小說至電影的轉化、題旨內涵、藝術特色,以及電影中地景之今昔對比等相關角度切入,撰文成書,希望能為台灣文學與電影一路走來艱辛的進程留下歷史的證言。這三十部「文學電影」,從1966年的《幾度夕陽紅》至2008年的《一八九五》,將近紀錄了半個世紀的歲月。

電影尚有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像紀錄片一般,會為美好的風景定格,永恆保留台灣的地景實像。這三十部「文學電影」所呈現的地景,包括了台灣本島與離島,從北部港都基隆到南國港都高雄,從東海岸到西海岸……,儼然展現了台灣海島地景的特色。為此,本書借重詩人路寒袖的攝影才華為台灣掌鏡,遠赴各地及澎湖離島,拍攝一系列現今的地景。透過電影中地景的今昔對照,當會加深我們對自己土地的認識與關愛,體悟台灣外在與內在真誠的素樸之美。

作者簡介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關於《帶水雲》我想說的是……

文/ 鄭秉泓(影評人,著有《台灣電影愛與死》)

【編按:本文討論的《帶水雲》一片甫榮獲今(2011)年第33屆金穗獎最佳攝影獎,本片去年曾獲2010台灣國際紀錄片雙年展台灣評審團特別獎,目前正在全台巡迴放映中,包括即將於4/24本週日下午2時在新竹影像博物館,及4月27日週三下午在台中逢甲大學通識沙龍放映,歡迎讀者就近前往觀賞,其它得獎影片放映地點地場次詳見:http://www.movieseeds.com.tw。】

前文「平庸與停滯的一年」(3月25日刊出)寫在第三十三屆金穗獎頒獎前夕,得獎結果證明我與評審之間的看法具有相當程度的落差。《軍教男兒—台灣軍士教導團的故事》獲得最佳紀錄片獎,《聖與罪》及《kawut na cinat’kelang 划大船》獲得「優等獎」,《帶水雲》則拿下最佳攝影獎。

《帶水雲》是黃信堯在2009年十月完成的作品,乃是雲林縣政府文化處出資拍攝的「南方.好雲林」系列作品五部之一(另四部分別是黃琇怡的《戒指》、陳文彬與陳南宏合導的《濁水溪》、施合峰的《無聲歲月》、柯能源的《阿雄的爸爸在哪裡》)。

黃信堯曾經拍過兩部絕對會在台灣紀錄片史上留下一筆的「私電影」,記錄狂人柯賜海的《多格威斯麵》以及足以和林書宇的《九降風》並駕齊驅,成為台灣六年級男生的集體記憶的《唬爛三小》。在這兩部片中,黃信堯流利的台語口條令人印象深刻,無論是敘述他因拍片與柯董的結緣,還是生平首度拿起攝影機學習拍攝紀錄片卻無心插柳拍出一部得獎連連的同學會電影,最終黃信堯總是很「順理成章」地將敘事重點轉移到其實幾乎鮮少出現在鏡頭前的「自己」。紀錄片對於黃信堯來說,是一種反思,是一段旅程,也必須在記錄的終端面臨不可避免的心態上的「成長」,無論它是喜抑或是悲。這點在黃信堯2010年的紀錄長片作品《沈ㄕㄣˇ沒ㄇㄟˊ之島》仍同樣未變。相形之下,卡在《唬爛三小》之後、《沈ㄕㄣˇ沒ㄇㄟˊ之島》之前的《帶水雲》,似乎是個比較不一樣的嘗試。

《唬爛三小》確立了黃信堯的個人形式與作者美學,《帶水雲》則呈現出黃信堯的勇於開發與不自我設限。我曾經在以前一篇文章中寫過,黃信堯的作品總讓我不自覺想起拍紀錄片時的荷索(Werner Herzog),一方面是他自配旁白的習慣與總是親自為紀錄片配旁白的荷索不謀而合,另一方面則是他看待人事物的不同角度。正所謂不同的角度,或者說「切入點」也可以,這也正是我在「平庸與停滯的一年」中一再強調的,亦即「對真實事物做一種有創意的處理。」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對的故事」+「意志力」﹦票房必勝?

文/劉嘉明 (99年度徵選優良電影劇本獎評審)

近幾年來國片出現新氣象,觀眾與業界從懷疑到擁抱台灣電影的過程,用「光復」二字來形容,應該算貼切。從今年已知和預計拍攝的電影企劃案數量來看,國片市場終於和景氣搭上了線,對很多有電影夢的人來說,等待的過程竟可能是等白了頭髮,但是終於等到了!是否這股回春的氣勢將讓國片再度成為一尾活龍呢?那些願意搬出鈔票的投資大戶或是重出江湖的電影大亨的動向,應該是短期行情走向的有效評估指標,線索不難在媒體報導中發現。換句話說,拍電影的機會多了。

目前國片製作的商業模式與前一波國片繁榮期的模式相比,變化不能說不大,就產業長期發展而言,應該是正面的,終於資金開始來自於公開資本市場,電影成為投資標的,更務實且貼近市場的製作發行企劃,讓「一片公司」終於成真,並且取代「一片導演」,拍電影不再只是幾個人在煙霧繚繞的辦公室裡,圍坐茶几,喝著前輩泡的高山烏龍,大侃幾回合,上幾次廁所後,就能拍板定案。換句話說,拍具備市場性電影的機會多了。

但是國片製作有些地方並沒有改變,或是目前還沒有改變,其中一項是具備市場性劇本的產量與多樣性。電影製作程序中劇本的關鍵性這裡不再贅述,簡單說,在沒有開鏡前,劇本扮演集資成功的關鍵;開鏡後,劇本扮演有效發行的保險。國片製作經過長期沈潛和自然淘汰後,幾乎每個專業領域都展現新活力,以個人觀察來看,只有劇本仍舊在老題材上打轉,偶有巧思,也流於劇本名稱取得遠遠比劇本內容好的難堪。結構完整者,在主題上少了吸引力,創意領先者,在劇情上往往失焦。換句話說,國內自行開發劇本的產能恐怕無法支撐商業性電影製作的需求,也就是機會有了,卻抓不住。但這不表示沒有佳作產生。

我判斷自己是以電影業內人士的身分,受邀擔任去年和今年電影優良劇本競賽的評審(當然還有一個前提是我沒有劇本報名)。在具備電影創作、製作、發行與銷售經驗的前提下,我完全從市場的角度,針對劇本開發現況,分享幾點觀察與預估。偏向文學性的劇本,不在本文討論之內,留給更有份量的前輩來談。

「臺灣重情調,大陸重情節」。這句話出自一位資深華語片製片人之口,針對台灣劇本特色提出,我認為極具參考價值。換成白話文,就是「台灣劇本的結構較鬆」。對於導演中心或是導演兼任編劇的製作模式來說,完全合理,而且有其必要性,鬆的目的是提供製作彈性與解讀空間。「鬆得精準」是這類電影的最高形式,自然也限制了品讀人口。國內外追求此類製作模式的電影人很多,但是能夠得到重要國際影展認同的仍是少數,能夠被商業發行市場接受的趨近於零。這類電影通常只能經營分眾市場,無法經由發行達成損益平衡,卻因其高度藝術價值,應該得到官方或是非營利文化推廣組織的資金贊助。「情調」實際指得是「感覺」,「結構」指得是「劇情」,從創作的角度來看,沒有優缺可言,完全是一種選擇,從製作實務來看,「劇情」比「感覺」的投資風險低。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