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20年專輯 系列專訪(六):

 

new.gif專訪高捷,談《悲情城巿》(二)new.gif

 

                                                                               時間:12/ 11/ 2009
                                                                               地點:台北市青島東路7號4樓 
                                                                                             財團法人國家電影資料館 電影教室
                                                                               專訪:張靚蓓 / 攝影、錄影:吳豫潔

 

(接上期)

EP_91225_EDM_G.jpg

張靚蓓(以下簡稱張):第一次到威尼斯,經驗如何,先談威尼斯好了!

高捷(以下簡稱高):威尼斯給我的感覺是,哇,義大利,沒去過,我完全是一個玩樂的心態,就是不斷的去Shopping啊,在那邊,哇,鞋子也便宜,皮衣也便宜,皮衣還拿了三四件,(我記得你帶去的都是空皮箱,回來都塞得滿滿的!),所以回來時行李超重,沒想到我們竟然得獎,回國時通關禮遇,就這樣入關了,(哈哈哈哈)得到很多方便,就很有趣。

威尼斯給我的印象就是好玩,義大利人好像每個人對自己都有個打扮,可能在脖子上圍個領巾,在手臂上綁個手帕,或身上有個小配件什麼的。

我們那時候要搭船嘛(註︰到威尼斯,多搭水上巴士、或水上計程車,都是船),念真啊、廖桑,一堆人都很興奮,在船上走來走去,看海啊!哇,我記得那個船長好兇喔,當然是講義大利話,雖然不知道他講的意思,但是我知道他在對我們幹醮啦(哈哈哈),嫌我們不懂禮貌!

張︰你是跟廖桑他們一起去的,還是跟侯導先去多倫多的?

高︰我是跟廖桑他們去的,從台灣直接過去。

張︰事前有得獎消息嗎?

高︰事前呼聲很高,當時我還記得,陳鴻元、褚明仁,都在旁邊挖新聞,問我們,哎,大概有多少機會能得獎,那時候大夥已經在那邊開香檳慶祝了,哎,大家喝一點,其實我們在心裡已經彼此在恭喜了,可是對著記者們說︰「不曉得哎,就留著嘛!」又演了一場戲!(哈哈哈哈)

張︰我知道,我是去問舒琪,他也不說話,就拍拍我一直笑一直笑。(哈哈哈哈)

高︰反正就很開心啦。

張︰慶功宴的時候呢?吳念真說,你們一群人中秋節是在義大利女星家裡過的?

高︰對,有印象,反正就到她們家哈啦哈啦嘛,就開心嘛!(念真說,大家還躺著看星星),哇,念真哥的記憶比較好,我記得那個演員還來過台灣,拍過一個廣告,那也是開心的一晚。

張︰慶功宴呢?

高︰有點模糊了。

張︰回來的飛機上呢?聽說侯導本來說要去羅馬玩,廖桑建議,都得獎了,直接回來?

 
高︰我記得是那樣,在飛機上機長知道我們得獎了(那時候你們還是坐經濟艙嘛!)對啊,當然,那個時候嘛,而且我還是自費自費去的。(真的啊?)我不是因為影展,而是想去義大利,沒去過嘛,想去玩,就跟著去,沒想到得獎了,後來他們也沒有來收錢,我本來以為是電影公司就消化掉了,後來才知道是侯導消化掉的。

所以我為什麼在這個線上這麼久,就是因為侯導讓我感覺就是,哇!跟著他拍電影是件好開心的事,(侯導是個有肩膀的人,他一肩扛啦!),而且又大氣。

這一段時間我也學習到很多,這麼艱困的一個大環境,我還是走得很堅定,就是因為他讓我感覺到,哇,跟你拍電影,就是開心,而且還面面顧及到。當然,我也成長,(二十多年來)我從他這裡出發、成長、到熟練,現在成為資深。現在站出去,很多人都很尊重!也有很多人,常把侯導先拿出來,跟我說︰「看到你在侯導電影裡的表演,希望能跟你合作!」

我說︰「好的,沒錯,我就是侯導公司的人!」

我也會把侯導擺在前面,而且雙方都是很嚴謹的。

沒想到我今天還可以在線上,還算挺忙碌的,同時也不斷的有在精進,anyway,就是很開心,能夠跟電影結緣,跟侯導結緣,就很開心!
張︰後來你在侯導的電影裡一直出現,幾乎就是他的銀幕代言人了!我看《南國,再見南國》,真的很過癮!

高︰《南國,再見南國》也是我們的故事嘛!外省第二代在台灣的生活,一個打拼的過程,也是拍得很開心!

那部戲也是因為我們跟《好男好女》去了坎城,在坎城時,我跟林強、伊能靜都住在同一棟apartment裡,他看到︰「哎,這三個年輕人相處在一起,還挺有趣的!」,就提議︰「哎,我回來花一個月的時間,拍你們,然後去威尼斯,我們去參加影展!」

我們想︰「才一個月,還可以去威尼斯,好啊!」後來沒想到拍來…。

 

COS_TR_by_JPC.jpg 

《悲情城巿》在大湖拍攝「小上海」的現場,

右起陳松勇、辛樹芬、高捷(站著)、侯孝賢、湯尼.雷恩,及影評人和記者。

張靚蓓攝。

 

張︰九個月、九個月,然後去坎城!(哈哈哈)裡面你和雷鳴的角色,在《悲情城市》裡也有你和雷鳴的對戲,可是整個感受都不一樣了,你能不能比較一下,前後對戲的時候,當然,兩個戲的角色跟心情都不同,但是在演《悲情》的時候,雷鳴不管戲裡戲外(指其演技經歷)都是老辣的,你還是剛出道的初生之犢;但是到了《好男好女》時,你和雷鳴成了莫逆老少,雷鳴演技依舊洗鍊,你的演技也旗鼓相當,兩個人激撞出來的又是另一個東西!

高︰其實我跟雷爸拍《悲情》的時候,經常跟他聊天,吸收經驗,在表演方面我學習到很多,因為他的表演太穩、太熟練了,也知道輕重節奏的掌握。那時候我有一台老爺車,經常去接送他,每次在車上,他就說︰「開慢一點、開慢一點!」(掩面笑)

張︰你開快車?

高︰那個老爺車,煞車也不靈,他有點擔心,可是又很開心坐我的車,因為山路彎道很多嘛!就這樣一路下來,開了有四、五個月,就有一份特殊的情感,我一直對他很尊重,在他身上學習到很多東西,就是表演的節奏,尤其是他的語言,不論是廣東話、上海話、國語,都很棒!我在他身上學習到很多。
到了《南國再見,南國》,我們經驗也增加了很多,兩人對戲時,不是害怕,反倒是喜歡,就喜歡和他一起對戲!

張︰對對對,棋逢對手相互激盪出火花的喜悅!你投球,他接得好;他投球,你接著正著!

高︰就像戲中有一段,隔壁小張啊,到了上海,他們帶了台灣香腸(對,你們在吃飯嘛!高捷當場演出那幕戲、氣氛神情霎時回到片中),我就突然插了一句︰「無心插柳柳成蔭!」這個台詞是寫不出來的,這就完全是我們平常的聊天的生活節奏,就很自然的出來了,其實的我蠻喜歡這樣的演出,就很自然嘛!

張︰其實侯導要的就是這個東西啊!

高︰對!本來也以為,拍侯導的戲很簡單,都沒有台詞!(你要有東西啊!) 後來才知道,哇,不簡單啊,很即興的,你說的話,可能就變成經典,因為這個台詞也寫不出來,後來才了解到,其實很即興的,也沒那麼簡單,後來跟了很多前輩,就像在雷爸等前輩身上,真的學到很多!

張︰你們之間要有那個默契、有化學作用,才會在那一刻擦出火花,那就抓到了,就出來了!

高︰跟雷爸在一起很開心,我一直是抱著學習的角度跟態度,特別喜歡跟他表演。

張︰拍《悲情城市》時,有沒有遇到特別困難的地方?

高︰都還好,因為對老大有信心,他完全操控得很好,我們就出車,開車到九份,沒光了,就下山,帶著雷爸,。老爺車又不是這麼穩,可是一路就很開心,當時就是拍戲、收工。(他對演員真的很好)我拍侯導的戲從來沒有壓力,而且他經常會來提醒你︰「哎,你們這個歲數的演員,氣色很重要啊!要運動啊!」

侯導那時候住天母,我住民生社區。有天侯導說︰「我看到天母有一間房子出租,你可以過來看一看!而且這邊有山(他爬山),你可以爬山!」他也叮嚀我們要爬山。後來我就去了,因為老大交代,我就從民生社區搬到天母,房子還蠻高級的。他甚至還跟我們說︰「第一年的房租,由公司出。」我很感動。為了我們的氣色,他要我去運動、爬山。

張︰他是照顧人的,真讓人羨慕!這些事情你們不講,我們不曉得的,只知道他很照顧演員!

高︰後來我就搬去了,因為我們也不常碰面,後來過了一年,有一天他問起來︰「有沒有去爬山啊?」我說︰「有!」,(我沒看到你,因為我知道他常去爬!)其實我這個人也很坦白實在,我說︰「就去過兩次!」

張︰(哈哈哈哈)因為那個後山他去爬啊!我住過那附近,也去爬過山!

高︰因為那時候愛玩嘛,我都往市區跑。後來拍《千禧曼波》的時候,我也是身負重任,他要所有演員都來找我,要我帶那些年輕演員都去爬山。後來我帶那些演員去爬山的時候,就叫他們,跟上,慢慢來、沒關係!後來我才了解,哇,你們年輕人的體力怎麼這麼差!這時候才體會到老大的用心良苦,我還不錯,後來才知道,我的狀態比他們好很多,因為有去爬,爬完山,就去打球。

就了解到,氣很重要,氣色,氣色。

因為我現在搬到板橋了,他又問我︰「有沒有地方可以讓你活動活動的?至少要快走,這樣才能讓你能夠維持!」

因為他覺得我這一陣子還挺忙碌的,有些表演也有些進步,所以他還是叮嚀。

我說︰「好,了解!」

(待續)

 

*

   前文連結: http://ctfa74.pixnet.net/blog/post/3170108

  《悲情城市》20年專訪系列報導請參閱: http://ctfa74.pixnet.net/blog/category/74974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