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20年專輯 系列專訪(二):

 

練習曲名導演暨攝影師陳懷恩談《悲情城巿》 Part3

  

 (上接前期)

我那次向他介紹阿公後,就安排兩人碰面,就在台大「西田社」,布袋戲社團,那時候侯導已經蠻有名的,去的時候台大學生都找侯導簽名,我就介紹阿公給侯導認識,李天祿說:「孝賢好導演!」他根本不知道侯導演,他完全沒概念,但他也看到學生對侯導的尊重!從此以後,他們就很熟了。

張靚蓓:知道得到威尼斯金獅獎時,你正在做什麼?

陳懷恩:我在聽新聞吧,有點忘掉了。因為那時候我在拍電視,那時候的聯繫不像現在這麼方便,沒有大哥大,所以大概你要知道一件事情,如果不是有人打你家裡的電話,是不會知道的。回來時我剛好在拍片。

問:很高興嗎?沒有參加什麼相關活動,譬如中國戲院的首映、九份當地露天放映給當地居民看?

答:當然很高興啦,我記得好像都在拍片,其實我們那時候不太知道金獅獎的重要性。那時候我們的工作經驗還不是很豐富,並不是做了很多很多年,對成功有一種渴忘的時候,所以你突然拍了一個百感交集的片子,比如你問我《悲情城市》拍完的那一刻是什麼感覺?

我覺得,終於解脫啦,因為它拖太久了,中間發生太多事情,(拍多久?)足足四個月。遇到很多的困難,要解決很多的問題,人事問題及諸多紛亂,(五味雜陳?)所以好不容易結束,啊,那個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拍完之後,我們已經被那麼多表面情緒的東西遮掩了內在心裡對創作的一些堅持及需要時,相對之下,對得獎的感受就小很多啦!
那時候也比較年輕,其實也沒那麼重視這個東西。

問:你那時候不只攝影,還參與了很多事?

答:是啊,李天祿怎麼到我們劇組來的?包括蔡振南,其實都跟我有關。

問:詳細談談吧!

答:李天祿最早是《戀戀風塵》的時候,我去把他找出來演阿公的!

我們拍《戀戀風塵》時要找一個阿公,casting了很多演員,那時候我雖然是個攝助,但是我參與很多導演組的事。我們找到了很多阿公來,都很不錯,後來我們挑中了一位阿公,因為侯導喜歡素人嘛,但是老人家拍戲會讓家人擔憂,不太喜歡這樣的生活形態及工作方式,所以這位阿公就拒絕了,我們就很悵然,因為要找到比他好的阿公還很困難。

因為那時候剛好楊麗音,我太太,她跟陳玉慧導演(<China>的作者)正在排一齣舞台劇《謝微笑》,裡面用到布袋戲的表演,所以陳導演就請麗音去跟阿公學布袋戲,麗音就認識了李天祿阿公。那時候麗音就順口提到:「哎,你覺得李天祿怎麼樣?」我們也都知道李天祿是何許人,就跟侯導推薦。

侯導就說:「他是一個布袋戲演師,當然就很ok。」這樣的型、這樣的人,願意來演出,當然是很好啊!但是他覺得說:「他會願意嗎?」
我說:「沒關係,我們去談!」

後來我就請麗音打電話給阿公,他的第一句話就很簡單:「今天沒空,明天沒空,後天可以!」就這麼簡單就談定了。

於是我就安排侯導跟李天祿見個面,第一次正式見面還不是在他家,而是在台灣大學的「西田社」。其實我們在《童年往事》時,就拍過一場李天祿來演布袋戲的戲。因為那時候阿公只是被輾轉找來的,侯導跟他也不熟。其實侯導以前對文藝圈、對民俗沒有這麼熱衷,所以他也不太會把這些人放在他的口袋名單裡面。

所以我那次向他介紹阿公後,就安排兩人碰面,就在台大「西田社」,布袋戲社團,那時候侯導已經蠻有名的,去的時候台大學生都找侯導簽名,我就介紹阿公給侯導認識,李天祿說:「孝賢好導演!」他根本不知道侯導演,他完全沒概念,但他也看到學生對侯導的尊重!從此以後,他們就很熟了。

後來拍《悲情》時,我們又去找他,侯導覺得李天祿很棒,所以他那時候就想拍個李天祿的紀錄片。《悲情》之後,本來是他要買器材,但一直沒錢,所以我去借錢買了一部16mm攝影機,我說:「你出底片,我們來拍紀錄片。」可是他一直沒錢買底片,所以我們就一直沒法拍。

後來有一次我跟他講:「侯導,我講個實在話,拍紀錄片不是我們的強項,也不是你的強項。你還是做劇情片的東西,我覺得你來拍紀錄片很可惜,還不如你把李天祿的東西當劇情片來拍吧!」所以他才弄了《戲夢人生》。

他弄了《戲夢人生》之後,這個紀錄片就完全沒事了。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蔡振南也是啊!

那時候我就跟侯導大力推薦:「有一個人叫蔡振南,他的歌很棒!」其實侯導完全不知道,他在這方面完全信任我,我說這個很棒,他完全不懷疑。他說:「你去弄。」

問:啊,蔡振南,怎麼找到的?

答:是我突發奇想找蔡振南做《悲情城市》的音樂,我想盡辦法安排他跟侯導見面,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那麼熟,當初是怎麼開始的。侯導大概不知道,蔡振南也不知道。

因為《悲情城市》裡面有一場戲需要有個人在那邊彈唱(註:小上海裡,後來文雄衝出來把琴摔斷)。剛巧那時候我從張照堂那邊聽到蔡振南的歌,我問張照堂:「這個人是誰?歌聲怎麼會那麼棒?」他告訴我,這個人是怎麼回事。馬以工是他嬸嬸,那時候中研院有個計畫,就是把一些失傳的台語老歌的樂譜恢復,因為沒人會唱,就請他來,請他用清唱的方式唱出來。

當時蔡振南在台中,是一個做流行歌曲、跟台北音樂界沒什麼關係的人,他在台中其實是個小霸王,獨霸夜市,對台北的文藝圈也沒什麼興趣,只是他嬸嬸找他去唱歌,而且聽說,他自己覺得很沒面子,清唱嘛,沒有伴奏、沒有編曲、沒有樂團,他一直覺得那是件很寒酸的事,只是幫忙協助。...........

(待續) 

 

*

(全文詳見本館電子報: http://epaper.ctfa2.org.tw/epaper90828we/2ye.htm )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