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讀法國《電影筆記》 第649期(2009年10月號)Part1 

 ◎周星星  

 

     《電影筆記》第六四九期(十月號)的封面是塞斯˙羅根 (Seth Rogen),他是《命運好好笑》(Funny People, 2009) 的男主角之一。之所以會有這個封面,是因為《電影筆記》大篇幅地評論了該片導演賈德˙阿帕托 (Judd Apatow)。

Das weisse Band 1.jpg

《白色緞帶》(圖:周星星提供)

      不過,等十二月初《命運好好笑》在台上映之前,再回到該主題;讓我們本週先看看《白色緞帶》(Das weisse Band, 2009),《電影筆記》的編輯群似乎不怎麼喜歡這部片。主編史鐵番˙德羅姆 (Stephane Delorme) 跟編輯凡松˙馬洛沙 (Vincent Malausa)、尼可拉˙阿札貝 (Nicolas Azalbert) 都只給《白色緞帶》一顆星,尚-菲利普˙泰塞 (Jean-Philippe Tesse)、夏洛特˙軋松 (Charlotte Garson) 給兩顆星,罕見地都沒有達到三顆星以上。

     《白色緞帶》是奧地利導演麥可˙韓內克 (Michael Haneke) 暌違十二年後,才再一次用母語(德文)拍片──前一次是《大快人心》(Funny Games, 1997);片長將近兩個半小時的該片由坎城影展評審團主席伊莎貝˙雨蓓 (Isabelle Huppert) 親自頒發金棕櫚獎。該片在金馬影展劃位時,座位已一掃而空,可見其超高期待度。

      讓我們來看一下《電影筆記》內梯耶黎˙梅宏傑 (Thierry Meranger) 所寫的影評,看評價是否真的很糟……

      梅宏傑首先丟出一個問題:作為韓內克第一部採用「古裝」(年份在一九一三年左右)的《白色緞帶》,是否是要探討納粹主義 (le nazisme) 在德國生根的始由?韓內克是否是要攻擊希特勒?

      梅宏傑在第二段並列兩種反應:第一種是讚賞韓內克運用人道主義的景深,故意用不太討人喜歡的形式(片很長、黑白攝影)描述德國北部普魯士式的教育、嚴謹的新教徒的規訓/或意識型態,讓《白色緞帶》不僅奪下大獎,更(製造爭議地)拿下法國教育部獎(譯註:獲得該獎,法國教育部將購買《白色緞帶》版權,發送 DVD 到各級中學充作教育教材);第二種是指責韓內克是「令人難以忍受的教師」,尤其是藉由片中的角色像是驚慌的牧師、變態的醫生,向大眾呈現各種殘酷的場景。

      梅宏傑在第三段說《隱藏攝影機》(Cache, 2005) 的導演並非只是單純地要把德國歷史作一個扼要跟簡明的闡釋,而是(在第四段)打從一開始就故意要用非確定的事件、模糊的事因,故意不給出明確的答案,來引領觀眾思考到真正的歷史──例如,透過一位敘述者的旁白,韓內克在《白色緞帶》最結尾處才暗示我們已經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戰過後了,那位旁白說:「未曾再回到那個村莊,沒在城市再見到任何人。」所以,理論上,影片是停在塞拉耶佛的暗殺(譯註: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八號,引起第一次世界大戰);然後,村莊裡的青壯年應該會在伊頗 (Ypres) 戰役(比利時西南方城市)跟凡爾登 (Verdun) 戰役(法國東北方城市)成為砲灰。

      不管「惡」的起源 (racines du mal) 被韓內克模糊到什麼程度──是兒童在報復?還是成人的惡意亂搞?──梅宏傑說《白色緞帶》是一部超越《蒼蠅王》的影片,因此就是一部超越「反盧梭式的虛無主義」(le nihilisme anti-rousseauiste) 的影片。(譯註:盧梭著有《愛彌兒》(Emile),所以《蒼蠅王》故意逆反盧梭的教育哲學,是虛無主義的著作跟影片。)因此,「韓內克的影片,只在這層意義上開始拒絕『白色緞帶』的虛幻的純真/完貞 (virginite chimerique),在它那有時是相當難受的一百四十五分鐘的嚴厲 (rudesse) 裡面,這部片才在思考、譴責跟實驗各種形式的壓迫。」

 

*

       第648期全文連結: http://epaper.ctfa2.org.tw/epaper91023we/Fall637.htm
       《電影筆記》前期索引: http://epaper.ctfa2.org.tw/epaper91030we/F.htm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