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專訪〈一〉 徐立功與曹瑞原

EDM120217

時間:(1) 2012/2/6 專訪徐立功;(2) 2012/2/10 專訪曹瑞原

地點:(1)台北 縱橫國際公司;(2) 台北 創造電影有限公司
訪問、撰稿:葛大維
錄影:楊杰麟
照相:邱繼諺
劇照:牽猴子整合行銷 提供

一,前言

說起電影《飲食男女》,浮現腦海的是什麼?一位廚藝精湛的爸爸,三個性格迥異的女兒,滿桌美味佳餚,Hold不住即將離散的家。

還有更多更多的故事,在導演李安的手中,揉捏出擺盪在中國傳統與現代之間飲食男女眾生相。成就第一部融合色、香、味、情的國片。

影片在全球的口碑與票房雙贏,拍續集的呼聲不絕於耳,但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這一等,就等了19年。

徐立功(左二)率《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團隊在情人節當天前進柏林影展 (左至右):導演曹瑞原、主角歸亞蕾、藍正龍在機場合影。

徐立功(左二)率《飲食男女-好遠又好近》團隊在情人節當天前進柏林影展
(左至右):導演曹瑞原、主角歸亞蕾、藍正龍在機場合影。

如今《飲食男女2好遠又好近》即將公映,製片還是徐立功,導演換成曹瑞原,除了歸亞蕾,其他演員和劇情,都和前集不同。

兩部《飲食男女》,歷經多少綿延纏繞,還是等到了,距離的時間好遠,連結的情感好近。

一切因緣際會,還是請發想的徐立功和執行的曹瑞原,細說從頭,談談神隱19年的「飲食男女」,如何重出江湖的過程。

(註:徐立功的自述和曹瑞原的問答,分別來自兩次不同的訪談)

二,徐立功 自述

《飲食男女》1、2集相隔19年,對我來說,感覺真的好遠又好近。

1994年的《飲食男女》花了台幣3500萬元拍成,光在美國票房就超過729萬美元(約台幣2.1億元),被國際專業電影刊物《綜藝報》〈VARIETY〉評選為當年全球投資報酬率最高電影的第五名。

當時導演李安、編劇王蕙玲和我都很興奮,想拍續集,可是大家有志一同:不能為續集而拍,一定要等想出新的主題和劇本才拍。

劇本可以等,工作人員不行,李安有其他戲要拍,王蕙玲要寫別的劇本,歸亞蕾去大陸演電視劇,各有各忙。

命運弄人,後來我中風,復元後,不料隔沒幾年郎雄病逝,接連的打擊,一度讓我無法走出傷痛,什麼事都不想做。

有天劉若英來我的公司,起初閒話家常,她突然冒出一句:「老闆,你的電影夢就這樣結束了嗎?你是不是應該振作起來?」

我嚇一跳,苦笑說:「奶茶妳在鼓勵我嗎?看看李安、歸亞蕾、王蕙玲你們現在這麼紅,我就算想找你們做什麼,也高攀不上啊。」

劉若英非常嚴肅地說:「老闆,你不要搞自閉好嗎!我不希望再聽到這些話,只要你想做,我們隨時等候你的召喚。」

劉若英的話,讓我認真反省我的心結,回想躺在病床上,身體再痛苦,腦海裏轉的還是那些年拍電影難忘的人、事、物,既然上天沒有把我帶走,一定是要我在多餘的生命中,再為電影多做一些事。

這個轉折讓我振作,開始籌備新片,不過當時第一順位是《臥虎藏龍2》。

《臥虎藏龍2》是前傳,王蕙玲連劇本都寫好了,可是片中關鍵的海戰武打戲,對李安是極大的挑戰與壓力。

歸亞蕾 霍思燕

(左:歸亞蕾,右:霍思燕)

李安拍片、尤其是拍華語片,加倍親力親為拼命,因為他覺得不親自下去做,會對不起家鄉的觀眾,記得他說拍《臥虎藏龍》拍掉半條命,我真的很怕《臥虎藏龍2》萬一有個三長兩短,是我一輩子也還不起的遺憾。

在不捨卻不能不捨的情況下,《臥虎藏龍2》停擺。但命運真的很奇妙,關上一扇窗,同時悄悄開啟另一扇門。

武俠小說作家蘇小歡來找我,本來談的是想將他武俠小說改編成電影的計畫,聊天中我知道他是台灣「週一無肉日」的推動者之一,「無肉」兩個字,讓《飲食男女2》在我心中活了過來。

我一直覺得《飲食男女》結束,郎雄和歸亞蕾的故事還沒完,如何延續那兩位長輩的情感?恬淡純粹的素食是最好的連結,更可以和第1集的大魚大肉有所區隔。就這樣,我找到《飲食男女2》的靈感源頭。

很多人都知道我特愛吃爌肉飯,生病康復後,太太強迫我定時吃素,兒女也陪我一起吃素,剛開始我很痛苦,慢慢體會素食的奧妙。

一般觀念以為因宗教信仰而吃素,其實不然。病人、老人吃素為健康;男人吃素為養生;女人吃素為美容;吃素更成為節能減碳、環保愛地球的重要行動之一。

我更逐漸發現,茹素的精神是自然純粹,但素食中的果雕,手工精緻、心神合一、色澤新鮮瑰麗,非常適合在大銀幕呈現。《飲食男女2》的故事隨著我吃素,在腦海中發酵出越來越豐富的素材。

期間兩岸合拍電影越來越熱,也給我新的刺激:1949年分隔兩岸的男、女,經過50幾年依然念念不忘對方,什麼力量維繫這股純粹的思戀?一定和味道有關。

我動手寫第一稿劇本,也開始尋找導演。說沒考慮李安是騙人的,但我太了解他,如果無法超越前集,他不會拍,我也不會勉強他。

李安和我的緣份很奇妙,他對我真的很好,每次回台一定約見面,平常問候電話沒少過;可是《色,戒》,我滿心以為我可以參與,結果沒有,我們私交情誼沒變,但在電影那一塊,我決心證明:「沒有李安,徐立功也有可以獨立存在的價值」。

曾江 曾江(右)霍思燕(中)蔣夢婕(左)

曾江

曾江(右)霍思燕(中)蔣夢婕(左)

《飲食男女2》找上曹瑞原也是緣。他的《孽子》、《孤戀花》都是我曾想拍但沒拍成的,我很欣賞他的手法與誠意,曾想邀他執導電視劇《四千金》,因故合作不成,沒想到再找他拍《飲食男女2》,他考慮不到一星期就答應了。

因為劇情與取景要結合兩岸,《飲食男女2》增加預算超過台幣8000萬元,來自新聞局輔導金、大陸、香港、新加坡、我公司等資金陸續到位,但除了歸亞蕾,其他選角波折連連,盡在不言中,所幸結果令人滿意。

特別要感謝片中演爸爸的曾江,我看了他在《淚王子》中精湛演出,親自邀請。原本擔心郎雄給人的印象太深,沒想到曾江表達出另一種味道,充滿他的個性,和郎雄的感覺好遠又好近。

《好遠又好近》成為《飲食男女2》片名副標,要歸功曾幫我公司拍《愛的發聲練習》的導演李鼎。

他聽我講歸亞蕾跳國標舞的對白:「把對方狠狠甩出去,再享受被反彈回來暢快的擁抱」,李鼎突發奇想說:「那不正是『好遠又好近』嗎?」大家拍案叫絕。

其實無論戲或人生,都充滿「看似好遠、其實好近」的人與事,或許當下看不到、抓不著、感覺不出來,但時間會證明一切。

像我也是和時代好遠又好近的人,我對愛情的觀念很傳統,相信堅貞;但對年齡的觀念不守舊,夕陽無限好,不必在黃昏中空歎,反而要更用力抓住青春的尾巴。

很多人一定會把兩部《飲食男女》作比較,容我引用李安的話:「一籃水果有橘子、香蕉、蘋果,你說哪個最好吃?每個人口味不同,有不同的選擇。」

身為製片的我憑心而論:李安的《飲食男女》有儒家電影的特質,對中國家庭的描寫深刻,劇本充滿幽默感,運鏡漂亮;曹瑞原的《飲食男女2好遠又好近》有他對山水、環境、人性、心靈、素食和人際關係的描繪,富有禪意。

最重要是曹瑞原在不怕被拿來和李安比較的情況下,勇敢接下《飲食男女2好遠又好近》的導演工作,我對他充滿尊敬與感激,他一定有很多話想親自和大家說。

三,曹瑞原 專訪

(導演)曹瑞原 藍正龍

(左:(導演)曹瑞原,右:藍正龍)

Q:請談談你和徐老闆的淵源,他邀你拍《飲食男女2》的機緣。

A:徐老闆從中影出來自組公司,要拍《四千金》,邀我執導,我看了前三集劇本,就大書特書寫了約15條觀後感,說什麼「劇本老套、陳腐…」,FAX(傳真)到徐老闆公司。

隔天,我朋友來電話,說他昨天剛好在徐老闆辦公室,看到徐老闆接到我的FAX,臉色一陣鐵青蒼白,但什麼話都沒多說。我嚇壞了,趕快又寫了評論劇本的理由,傳給徐老闆。從此我對他有深深的歉疚,從那年起,每年的農曆過年,我一定打電話給徐老闆,拜年請安。

直到三年前,再接到徐老闆電話,問我有沒有興趣拍《飲食男女2》,電話中一再強調和前集很不同,是部很有意思、拍出來好看的商業電影。 我看了初稿的劇本,其中雖然仍有傳統的東西,但我看到新意,以及能夠發揮的可能性。

如果李安在第一集藉由食欲、情欲、性欲去解釋人間的飲食男女,《飲食男女2》讓我看到一個老爸爸內心的純粹與執著,幾十年等待,念念不忘。

他這種純粹執著的內在情感,和他烹調的素食散發出純粹、簡單、自然的精神,互通相融,而且改變了他女兒的愛情觀。這個劇情架構令我非常感動,確認不是複製第一集,有新的價值與觀點。

再來,打動我的是影片背景:1949年導致兩岸萬千人的分離,幾十年後又再重聚。《飲食男女2》沒有殘酷悲情的敘述,而用輕鬆方式進入人物生命,透過他們親身經歷的情感離散,不著痕跡刻畫歷史對兩岸人民的影響。

這個寬宏的內涵議題,從時局歲月變遷中透視不變的人性情感,讓我確定要盡全力拍好它。不過,當我答應徐老闆之後,根本沒想到後來會發生那麼多預料之外的事。… …

(待續)

照片:牽猴子整合行銷 提供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