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2009/9/22
地點︰台北市漢中街城市電影公司辦公室
專訪︰張靚蓓、蕭明達(攝影)

前言︰
有些人對《悲情城市》的記憶可以化為話語說出!
有些人對《悲情城市》的記憶卻以另一種方式呈現,話中許多的欲言又止,卻在細心收藏的件件資料及圖片中透露些許訊息!
在張華坤、人稱「坤哥」的辦公室裡,二十年後我再次看到《悲情城市》的電影海報,包括劉開設計的那張,以「書法」為主圖的第一張海報;及後來以「梁朝偉捧著大哥牌位」為主圖的另一張海報。
訪問至今,我看到,只有他還保有、收藏著這兩張海報!
此外,張華坤當年的張張照片也帶著我們走入時光隧道,看著當年拍攝現場的留影、去威尼斯時和「念真、芭芭拉」一起乘坐海上計程車時乘風破浪笑開懷的情景,還有初得金獅獎慶功宴上與國際友人的合照….。我心想,他受訪中的「失憶」部份,能夠復原的話,有多好!

 
 

張靚蓓(以下簡稱靚)︰你跟侯導曾經合作多年,合組過「萬年青電影公司」,那時候你就擔任他的製片,一直到《悲情城市》,請問你跟侯導是怎麼認識的?

張華坤(以下簡稱張)︰我跟侯導認識是因為賴成英導演的一部電影,叫《煙水寒》,我是做道具,他是作副導演,這樣子認識的。大家那個時候感覺都還不錯嘛,所以就走在一起,他提拔我吧,應該這樣講。

靚︰那你們當初怎麼組「萬年青」的?

張︰組「萬年青」的時候,還是孝賢、坤厚嘛,還有許淑真、我,一起組「萬年青」,就跟中影合作拍《小畢的故事》,沒想到一下子就紅了,就這樣開始了!

靚︰對啊,一炮而紅啊!那後來拍《悲情城市》就不一樣了?

張︰比較大隻一點吧,故事比較大。

靚︰你們那時候拍片,預算一般多少?

張︰幾百萬,大概五、六百萬吧!

靚︰可是《悲情》到了一千多萬,有一千七百萬?

張︰不只一千七,從我這邊走的錢有一千七,我印象中假如沒錯,有些後製時很多的費用都沒有算在這裡面,那個時候給我的感覺好像是2400多萬,我印象啦,真的假的,也不知道,不過我現在還有當時的預算表在手上。

 
 
《悲情城巿》在金瓜石的拍攝現場,後排立者左起,張作驥、侯孝賢導演、攝影師陳懷恩;前排坐者左起,製片張華坤,演員中村育代、梁朝偉。照片由張華坤先生提供。


靚︰
哇,好厲害,很珍貴啊!可不可以給電影資料館留作資料?

張︰可是我要找一下,不過那個有價錢,不大好吧,上面有演員的價錢。

靚︰《悲情城市》除了資金比較大之外,在製片作業上和以前有什麼不同的地方嗎?

張︰那個時候感覺,就是用了一個梁朝偉嘛!梁朝偉那個時候就蠻紅的。

靚︰他那時候演了很多港劇,去敲他的時候好敲嗎?

張︰哎~~,就是比敲台灣演員多麻煩一點吧!他的合約比較清清楚楚,條條都列出來,那個時候給我的感覺,講真的,這一次也看到他們香港人的合約是怎麼規範的,以前孝賢用的都是台灣演員啊,在合約上,大家都比較簡單一點。

靚︰是你去跟他敲的?

張︰起先不是我,後來才是我去接觸的。起先我不知道是誰去接觸的,應該是邱先生(邱復生)或孝賢吧,後面我才來接觸的。
後來搞定了以後,我有去香港,為了這件事情去找他們的經紀人,我忘了是誰了!

靚︰聽說後來的戲拍的有點趕,因為梁朝偉的檔期到了,香港有新戲要回去拍﹖

張︰其實在我的印象裡,他還蠻配合的!(很配合),就是那部戲大家都很配合的,就是那部戲之後,大家都變成朋友。

靚︰他態度很好!

張︰是啊,態度很好!

靚︰我知道拍這部戲時,工作人員的流動性比較大,以往都這樣嗎﹖

張︰你說的「移動性」是什麼意思﹖

靚︰就是在拍攝當中,很多人走了﹖

張︰好像不多吧!主要都在啊!

靚︰主要的﹖

張︰譬如攝影師李屏賓,不是嗎﹖

靚︰不是啊,是陳懷恩,《悲情城市》的攝影師是陳懷恩啊!

張︰我都忘了!主要的都在啊!其實每部戲都有來來走走的吧!

靚︰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形﹖

張︰因為有些人基本上不適合吧!

靚︰是做的過程當中覺得不適合﹖

張︰對。

靚︰你還記得製片的過程當中碰到最困難的事情是什麼﹖

張︰那個時候沒有覺得困難哎!就是每天開工嘛。(那事前準備﹖)都要準備啊,每個場景都要準備,我印象中,像小上海酒家是一個電信局改的,在大湖。像小上海酒家要陳設之前,導演都會去看的啊,都有按部就班。
因為我以前做過《汪洋中的一條船》嘛,道具,那時候跟著李行導演,可能跟著李導演也學到一些東西,因為李導演在拍戲之前,他都會先去檢查嘛,帶很多人去檢查!

靚︰所以道具上你也會指導他們﹖

張︰我不會指導,可是我們都會先去看,會給意見。

靚︰你是怎麼進入電影界的﹖

張︰很早了,就是以前朋友介紹的。

靚︰很早,幾歲﹖

張︰我想不起來幾歲了,二十幾吧﹖我記得我第一部戲是《保鏢》,陳明華導演,是張玲主演的,你知道這個電影嗎﹖那個時候我們朋友裡面也有個人拍電影,就把我們介紹去做場務工,從那時候開始,就這樣子。
那時候年輕,二十出頭左右,那時候也沒什麼工作,就開始進入電影圈,這樣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我記得我也有去拍過劉家昌導演的電影。
後來中間我有去做別的工作,在松山機場,那個時候不是有「台勤」嘛,我那時候有去做過幾個月,待了不到一年,覺得沒有意思,後來又回到電影圈來。

靚︰就很順利的這樣過來嗎﹖聽說《悲情城市》拍得很辛苦啊!

張︰辛苦,當然辛苦,《悲情城市》很辛苦,我們之前也很辛苦啊!《油麻菜籽》在這個之前拍的,也很辛苦啊,(是萬仁導演的,聽說很趕啊!)是啊,除了趕,還有資金的問題啊!
那個時候《冬冬的假期》也不賺錢啊,還有《風櫃來的人》那時候也賠;後來在海外賣得最好的一部就是《冬冬》,這個我們以前也不懂啊,現在我們才知道,原來這部片子救了我們,所以現在這個導演賭他第三部、第四部,不知道他哪一部紅!

靚︰《悲情城市》拍攝當中,你印象中最深刻的事情是什麼﹖

張︰最有意思的是,我們拍九份的時候,跟當地人都混熟了,他們就跟我講︰「哎,這條街你要買下來,一戶兩萬塊!」(哈哈哈)哇,那個時候又是冬天嘛!煙雨濛濛,我心想︰「他X的,肖哎(瘋子)!他X的,一戶兩萬塊買下來!」 他說︰「可以取你的名字喔!」我說︰「肖哎!」地上物使用權,而且那個時候都破破爛爛的,沒想到今天九份發成這樣!所以印象最深的就是這個。
至於拍片過程中,很多的事怎麼講呢﹖

靚︰譬如梁朝偉在火車上講「我是台灣人」的那一段戲,火車的場景及道具﹖

張︰就在那一段拍,火車不動,人家配合也只能配合到這裡,那也沒辦法啊!
(在哪裡拍的﹖)我都忘了,(在中部﹖)我們這個戲好像沒有跑到那麼遠,好像都在北部拍的,確實的地方我忘了,這個要問孝賢比較清楚。
整個過程最後是個好事嘛!

靚:還記得去威尼斯影展的那次嗎?

張:我都不記得了,我忘了,每天都在出國,怎麼會記得?不過,得獎的那一刻很感動。

靚:事前就知道了?有風聲嗎?

張:我不知道,我是當場才知道的。當然是有一點風聲啦,但是沒有講出來,都不算數的;要在台上宣佈了,那才算數嘛,那個時候是滿感動的!
當年我也沒有覺得辛苦,就是去工作嘛,那個時候沒有現在想得複雜!
現在會想得比較多,負擔也比較大啊!以前的負擔都比較小,二十年前,得獎了,就很高興、很開心啊,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酒。

靚:那次之後,會不會給你的製片環境帶來比較好的改變?

張:應該有罷,後來又拍了《少年口也,安啦!》,那一部片子,光是日本的版權費,就賣了25萬美金。

靚:《少年?,安啦》是徐小明導演?

張:是,侯導在旁邊幫他忙。

靚:拍《少年?,安啦》時,製片環境有什麼改變?

張:就比較有信心吧!而且認識了日本市場,那時候片子還沒拍,就已經把《少年?,安啦!》《只要為你活一天》的日本版權都給賣出去了。當時,一部片子賣25萬美金!這是我一次賣片賣到這個價錢,其實是《悲情城市》幫我建立起在日本的市場及關係的。

靚:《悲情城市》在日本賣得還不錯?

張:還不錯,好像風評都很不錯,而且還得了獎,好像是日本「旬報」舉辦的。
法國版權是由法國電影社France in Asia的川喜多和子買下的,她曾經買過很多的藝術片。
片場裡有太多的狀況發生了,究竟是哪一部戲,我有時候都搞不清楚了,是《童年往事》,還是哪一部?

靚:你跟侯導合作到哪一部電影?

張:是到《悲情城市》完成,嚴格來講,應該是到《戲夢人生》啦!
拍《南國》時,我已經不是這部電影的製片了!
《悲情城市》之後,就開始各自發展!
不過,我們到現在都還很好,都還有連絡!

靚:你到現在製片的有多少片子了?

張:大概三、四十部吧! 不記得了,有的只是做了一部份,像《多羅羅》算不算?(那部戲是你擔任製片嗎?)我有參與,前期那個日本老闆要我幫忙去找程小東,前置作業時,我還帶著他們去加拿大,當面跟程小東談檔期;後來又去紐西蘭,幫他們去盯現場,盯了一個禮拜,就有很多這類的事情啊!
像是前一陣子,還陪同日本的工作人員到到金門去拍了一個禮拜的片子,那是日本富士電視台的一部電影,line Game,前面是電視劇,最後一部是電影。
去年地震發生之前,我還幫日本人去拍攝熊貓,整隊人出外景到四川臥龍去。

靚:後來我看到,你跟日本方面的接觸很多?

張:對,也就是從《悲情城市》開始認識的。《悲情城市》在日本上片之後,我也認識了很多當地的業者等相關人士,其中有片公司老闆、有製片、有電影工作人員,還有很多的日本導演、演員,很多。都是從《悲情城市》開啟了機會,其後整個延續了下來,除了業界外,大頭們也有,譬如說,角川會長!
所以《悲情城市》對我而言,現在回想起來,其實這部片子引發出長遠的後續效果,它還真是我電影生涯裡滿重要的一個過程。

靚:你覺得是怎麼樣的一個過程?

張:讓我成長啊,(哪方面?)不管是我的人脈、資源,通通都有成長啊!也是從這部片子開始讓我知道,電影拍好之前,是可以先賣出去的。

靚:Pre-Sale預賣你們應該早就知道了吧!

張:知道,但是以前沒有條件,你怎麼預賣,誰要付錢給你?
後來我就跟日本導演三池崇史合作,他日本上片,我這邊上片。
老實講,如果沒有《悲情城市》,我可能早就不在這一行了!
在這一行,你如果沒有一點點實力,是沒辦法混下去的。
現在回想起來,應該是這樣吧!
當然,也是跟對了一個導演,這個也很重要。就因為有孝賢,才有我們後面這一拖拉庫的人,對不對?
不管怎麼樣,還是因為導演嘛!

靚︰你現在有沒有往大陸發展?

張︰有啊、做到以後再說。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