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醫生》:充滿生趣與溫馨的人間喜劇

洪光遠 文

影片在充滿影像魅力、似乎諭示了全片主題的片頭中,拉開了序幕:在帶點南島風情的爵士樂聲中,只見全無光害的鄉野夜景中,出現了一圈突兀的亮光,由它隨著蜿蜒起伏的小路曳行的情狀,約可辨認出是輛單車。當鏡頭拉近,證實了我們的判斷後,復以遠景拍攝騎士從路邊撿起一件清晰可辨的醫療白袍,穿著了起來。

除了偶爾出現的大遠景外,導演運用了大量中景與中近景,若即若離地隨著劇中人物,來回穿梭於「老醫師失蹤」與「新醫師初抵神和田村」兩個時序間,並藉由調查醫師失蹤事件兩位刑警的查訪,推演著這齣當代傳奇。被只剩老幼村民當作神般尊崇的老醫師,除了固定門診外,帶領著來自大阪的實習醫師,幾乎全天候地應村民所需、跑遍全村,到府出診。從老醫師親切地與病人及其家屬閒話家常、噓寒問暖的互動過程,以及幾樁神乎其技的醫療事件中,觀眾也不禁和相馬醫師一樣,視伊野醫師為德術兼具的良醫典範。編導更藉由治療寡居且憂鬱的鳥飼太太,將似乎有點零碎的劇情,凝聚了起來,並從她與也是醫生的女兒律子間、多重的心理衝突中,點出了普存於當代的老人照護問題,也為整劇的轉折與收場,提供了一個頗堪玩味的動機。

隨著「過去」與「現在」兩條戲劇線的推展,對比著越來越清楚是樁騙局的「現在」,「過去」的劇情卻一直在辯證著「如可才算具備醫生資格」,並由藥商齋門與刑警答訊與應對中,闡明了人們會成為他人期望中形象的「畢馬龍效應」,及凡人皆有「不忍人之心」的善念,使得全片不致淪為簡單二分的道德劇,更為人性的複雜與可塑性,留下一個光明、溫馨的註解。

出色的演員是本片成績斐然不可或缺的功臣,初次主演電影的日本相聲國寶笑福亭鶴瓶,活脫就是那位親切、帶點卑微的冒牌醫師,看到他瞇成一條縫的笑眼,聆聽他毫無火氣的輕言軟語,很難不把自己身體完全付託給他;整個醫療診所背後的功臣(或共犯?)大竹,除了醫護人員外,還扮演著祕書、公關、心理醫師,乃至醫療顧問的角色;私底下,還是位多病男童的寡母,她的剛毅、果決,與豐富的臨床經驗,正好彌足了伊野醫生不足之處,加上充滿熱情的實習醫師,儼然形成了完美的醫療團隊;由老演員八本草薰所飾演、與醫師發展出似有若無情愫的鳥飼太太,生動地刻劃出獨居鄉間、不忍拖累外地成家立業子女,卻又孤苦無依,致鬱鬱寡歡、了無生趣的老婦;在幾場左右著本片主要的劇情走向、與所要闡述的主題的場景中,展演出渾然天成、不著斧痕的精湛演技。相形之下,瑛太等幾位新生代演員,可能囿於角色的單薄,雖然討喜,卻不是那麼細膩動人了!

「禮失於朝,而求諸野」。在國內不斷爆發「醫病關係」問題、醫德的重要性重新被嚴厲檢視的此刻,彷彿在偏遠地區,相較於有著各種先進設備的大型醫院,更容易見證到醫「人」而非醫「病」的良醫。就像片末,鳥飼太太為了不讓女兒擔憂她的病情,而違背自己的心意,離開了充滿人情與回憶的故居,住進了明亮、潔淨的現代化醫院後,只見她成天躺在床上,機械化、規律地接受各種醫療處遇。就在進來一位穿戴整齊、遞送藥物的醫護人員後,當兩人四目交接時,她呆滯的眼神,忽然間充滿了生趣與笑意,為全片劃上一個完美的句點。

 

 

■ 《親愛的醫生》影片基本資料

製片    加藤悅弘

導演    西川美和   

編劇    西川美和   

攝影    柳島克己   

演員    笑福亭鶴瓶、瑛太、八千草薰、香川照之、余貴美子、井川遙

上映    2010年6月18日

發行    傳影互動 ifilm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