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城市》20年專輯 系列專訪(五):

 

 

new.gif 專訪邱復生,談《悲情城巿》new.gif

 

Part (一)

 

 

                                               地點:台北市衡陽路台開大樓邱復生董事長辦公室
                                               時間:2009/11/19
                                               專訪:張靚蓓、黃糸秀惠(攝影)、王忠培(錄影)

 

 

  

EP_91211_EDM.jpg靚蓓(以下簡稱張):當初你是怎麼找到侯孝賢導演,想要投資他的?能不能談談這一段。

 

邱復生(以下簡稱邱):是我叫陳國富去找他的,因為那時候陳國富在我們公司(年代影視公司)上班,我跟陳國富那時候開始要進口影片,我們在國際上跑的時候就覺得,為什麼台灣的片子不能在國際上出現?我們去參加坎城影展「一種注目」等觀摩性質的單元時,心裡就覺得,不管是亞洲的文化也好,中國的文化也好,台灣的文化也好,事實上是應該可以出去的。我看過以後,就說,片子要出去,第一個基本上我們的品質就不夠,因為我們的沖印、預算都沒辦法做出那個品質。譬如說,當時華語片大部分的商業片都是事後錄音,聲音跟表情永遠沒有辦法match,這都是因為製作費,同步錄音的NG會更多,會拍更多次,會花更多的底片,製作費相對也會提高許多。

所以我說,片子要拿得出去,首先要提高品質;你有什麼思想,那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才想應該先來做這一項,提高品質。所以《悲情城市》拍完以後,我覺得音樂要原創,就自己去請日本的作曲家推薦他們的人,看誰適合做《悲情》的配樂,就請他來做《悲情城市》的配樂(邱復生先生當年是學音樂出身的)。從此之後,《悲情城市》也好,《戲夢人生》也好,甚至後來到中國去拍的《大紅燈籠高高掛》,雖然原作曲者是當地人(趙季平),可是後面的配樂也是拿他的作曲當作材料來重新混音(mix )的。這一部份也是我檢討當時台灣電影的品質所做的改進,不論音樂部份、聲音部份,都是很重要的部份。

 

張:對,杜篤之也提到過,《悲情城市》是他第一部同步錄音的電影!

 

邱:所以才會說,杜篤之學那麼久,從來也沒有做過,台灣的片子也是《悲情城市》第一個做全片同步錄音的。現在我們也很高興,就是杜篤之如今在錄音上的成就,同步錄音也變成台灣拍片時的一個必要條件,以前「同步錄音」是個奢華、奢侈啊!現在已經變成差不多每部片子都是必要的條件了。所以我想,現在過了二十年,看起來,這二十年的改變是什麼?就是在電影的製作裡面,有這麼多的改變,譬如現場收音、能夠讓演員的表情更好,讓整個影片的品質也更好!事實上,因為《悲情城市》的後製,也是去日本做的,這也刺激了台灣沖印廠的品質非改善不可,這些都是很好的。像大陸第五代導演也好,我們這裡的導演也好,都慢慢走向一個新的時代了,這是我覺得還不錯的。

 

張:那當時您決定投資侯導的時候,就看準了他?那個故事你看過了嘛!

 

邱:當然當然,他故事本來有三段,我挑這一段先開始,其實投資者有好幾種,一種是買片的投資者,一種是參與或自己判斷。後來我去找張藝謀,找杜琪峰,一如當初我找侯孝賢。譬如《槍火》,也是改變香港的電影,有了《槍火》,之後才會有《無間道》,香港電影不再拘泥於動作很僵化的黑社會片,杜琪峰的這部《槍火》,也為後來香港黑社會片提高到某一個層次奠定了基礎,我覺得這些事都還蠻有意思的。

 

張:《悲情城市》拍攝的過程中,你參與哪些部份?

 

邱:主要還是在後製部份,我覺得導演本身就是獨立思考;對於後製的部份,我才能夠參與,所以這部份我參與的比較多。到張藝謀以後參與的就更多了,侯導的時候,剛開始我也是學著看,看這個要怎麼做。

 

張:《悲情城市》剛開始的時候,就有很多的國際媒體及影評來看侯導拍片,是誰安排的?

 

邱:兩個都有(邱復生先生與詹宏志先生),我們那時候不是有芭芭拉(註:現今哥倫比亞電影公司亞洲區總裁)嘛,焦雄屏啊!因為侯導這部電影讓焦雄屏等這些常在國際上跑的人覺得,這是我們台灣電影的大事。當然,侯導做的每一件事情,也會有很多國際的影人重視。所以一開始《悲情城市》就變成大家很期待的一部片子,尤其是「題材」方面,加上製作方面也是新穎的,題材上又吸引人,所以大家都矚目。

 

張:題材其實是走在鋼索上,那時候你怎麼處理這個事情?

 

邱:那時候因為解嚴嘛!在政府開放言論自由之下,我想各種題材應該是都可以拍的,只是有的人會覺得,這是一個…。雖然有很多壓力,可是我認為,這都是應該要做的,當然最後承受最多壓力的應該是製片人嘛!所以我一直認為,那是一個對的事情,就應該去做!所以你可以看到這二十年來,我做媒體也好,也是認為,它是一個合法的事情,那麼我們就應該去爭取尺度,這就是一個文化人應該有的特質。像今天我看到,大陸有很多媒體、很多導演,他們也在爭取尺度。

 

(待續)

 

 

*


 

《悲情城市》20年專訪系列報導請參閱: http://ctfa74.pixnet.net/blog/category/74974   

 

    全站熱搜

    ctfa7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